RussellHotel25

【凛遥】养猫

 𝓢𝓹𝓮𝓬𝓲𝓪𝓵 𝓓𝓪𝔂𝓼 𝓯𝓸𝓻 𝓡𝓲𝓷&𝓗𝓪𝓻𝓾𝓴𝓪

❤️✨521 15:00/@KKER琳琳 ✨💙


    “咪——”

    “小春,你在干什么,快从我身上下来……嘶——”

    “……”七濑遥悬在门把上空中的手微微一颤,愣了半晌,捏成拳头。

     -

     小春是只猫,是松冈凛训练回来的路上捡到的小猫,估摸半个手臂大小,捡到她的那天正好是个大雪天气,猫儿蜷缩在墙角咪咪叫个不停,凛说看着可怜便带了回来,刚捡回来的时候小猫全身被雪水打湿,叫声也很弱,遥把她放在毛毯圈成的自制猫窝里,把暖气开到最高,生怕这孩子的生命就随着这黑夜一块儿沉了下去。

    “就叫她小春吧。”凛说。

    遥扭过头,眉头紧蹙:“不要。”

    “我想他能平安见到来年春天,如果可以的话,我们带着她一块去公园看樱花。”凛并没有理会遥的拒绝,只是自顾自地往下说着。

    后来七濑遥是妥协了的,以至于至今他有些许后悔了,那孩子次日便精神了起来,一跃上了窗户扒拉起窗帘布,还望着窗外的飞鸟学起了鸟叫,唯一的后果就是每每回到家都会看到凛和那只猫儿嬉戏打闹,嘴里喊着“小春小春”。

    ——只有七濑遥受伤的世界达成了。

    “小春,爸爸给你买了些鱼儿回来。”凛一边摸着小猫的脑袋,一边从袋子里摸出鱼干,猫儿见了兴奋不已,对凛一阵乱蹭,“怎么怎么,小春看到食物就更喜欢爸爸了是吧?”

    “烦死了凛!”遥终于是忍不住了,即使是知道凛喊的是猫儿,但是喊着和自己名字一样的字自称爸爸显然就是在占他的便宜了。

    “噢?妈妈生气了。”凛挑了挑眉,把小鱼干放在边上的猫碗里,笑嘻嘻地走到遥身边,“怎么了遥,总算打算理我了?”

    “差不多就好了凛,这样的玩笑一点都不好笑。”遥说道。

    “那怎么办呢?”凛脑袋一歪,“小遥要给小春改名吗?”

    “咪?”猫儿听见有人喊自己的名字,抬起了头。

    

     -

     高中毕业的时候,松冈凛也曾翘掉过练习赛偷偷跑到遥训练的地方陪他过了一个暑假,虽然后面被教练团狠狠批评了硬是抓回了队里,但是两人联系的时候凛只是说了惩罚也不过是多了些许体能练习罢了。

     学生时代恋爱的无可奈何除了缺钱,更多的是时间空间的阻隔,为了关照着自己的大人们的想法去做事的同时不得不放弃了一些自己的想法,所以当凛终于毕业了之后他便毫不犹豫地在遥住的地方隔壁租了房子,本来只是说着就这样两人也好有个照应,谁知照应着就忽悠着遥把自己租的房子退了两人合租起来。

     只是没到夏季,凛总是要去别处集训的,所以那几个月便成了遥一个人住在这偌大的屋子里。

     “你在干嘛阿?”遥放下单肩包,猫儿蜷在沙发上睡着了,凛不知从哪儿整了块巨大的幕布来,正往遥房间墙上挂。

     “过些天我就要去集训了,给你整块大屏幕这样face time的时候遥才可以更加清楚地看到我的帅脸。”凛对着遥眨了眨眼,遥一时语塞,竟想不到用什么话怼回去,长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不需要,我才不会想你呢。”

     “真的吗?遥真的不会想我吗?”凛的声音突然抬高了。

     “喵——”原本睡梦里的小春被惊醒,不满地喊了一句,翻过身又睡了。

     “是吧,还是会想我的吧。”凛满意地点点头。

     “你这个家伙到底在和我说话还是和那只猫说话啊!”遥有些愠意。

     “自然是你想我会更好,但是小春不想我我也会伤心的。”

      凛挂好了投影布,满意地点点头,随即一手搭在遥的肩膀上转头吧唧亲了他的脸颊,遥顿时瞪大了眼睛,脸刷地红透了,始作俑者却像是达成了目的笑了起来。

     “松冈凛!”

     “好了好了别生气了小遥,这样今天晚饭我来做,给你做青花鱼……”

     “喵喵喵!”本来熟睡的猫儿听了忙跑了过来,一副献媚的样子蹭着凛的腿,眼里满是期待。

      凛:“……”

      遥:“……”

 

      -

      “遥,你说你为什么不愿意和我去同一个地方训练呢?”凛翻了个身,一手搭在睡在身边的七濑遥身上,遥推开了他的手。

      “重,拿开点。”

      “我不,你不说我就要放上来。”凛又把手搭在他身上。

      月光从玻璃窗户透进来,洒下一地白光,猫儿翻了个身,似乎是被月光照的睡不着了,悠悠爬起身晃着钻进床底又睡了起来。

      “凛,我和你不一样,我喜欢水,就只是水就好了。”遥轻轻叹了口气,偶尔他也会想着,自己身边的人似乎是一直迁就着不怎么会表达感情的自己,他不像凛不管去了什么环境都能和那儿的人变成朋友,对于遥来说与其去做那些没有意义的社交不如将自己喜欢做的事情一直做下去来得有意义。

      “……”凛似懂非懂,缓了些又一把抱紧了遥,将脸贴在遥的脖颈间,“对不起,我又好像说了些给你造成负担的话了。”

      那是两个人之间的默契,正因为是脾气天差地别,因此从前在恋爱磨合期的日子总是会争吵,凛之前是想让遥认识自己的所有朋友,想将他介绍给自己的兄弟,想把自己觉得重要的东西都给遥——像是所有恋爱中的年轻人一样,但是七濑遥却表现得兴趣平平,凛给的东西,他有喜欢的有不喜欢的,凛的想法他有接受的有拒绝的,甚至有强迫自己接受的。

      发现这样的情况是在两人建立关系之后的快半年的时间里,凛方才察觉到所谓的恋人和朋友的关系之间的差距竟然那么大,那时候凛刚好带着遥去见自己的外国朋友,和往常不同,那次是单纯的饭局,没有训练和练习赛这样的兴趣加成,凛操着一口流利的英语向对方介绍自己的男友,遥却全程感觉十分无聊,闲暇时间找了个角落搁那儿睡了起来。

     待到凛找到遥的时候饭局已经快结束了,他看着靠在椅子上睡着的遥,突然似乎发现了什么,从那之后再没有带着遥去参加这样的场合了,每次遇到觉得遥可能会感兴趣的东西也会先询问对方的意见。

      “也不是凛的问题。”遥坐起身,“我有时候也在想是不是我自己作为恋人也有点太自我了。”

      “确实是这样。”凛接道,“但是我喜欢的不就是你的自我吗?你游泳的时候也好,日常生活的方式也好,虽然看上去那么自由没有章法,但是却又十分迷人……”

      “好了别说了。”遥伸手捂住凛的嘴,他有时候真的不知道这个家伙脑子是怎么长的,能把这种羞耻的话语十分顺畅地说出来,并且丝毫不觉得……“啊!你干嘛!”遥猛地收回了手,方才那家伙竟然伸出舌头舔了舔遥的手心。

      “你露出了很可爱的表情,我有点忍受不了了罢了。”凛笑嘻嘻地回答,伸手握住了遥的手放在嘴边轻轻吻了一下。

      小春睡眼朦胧,突然被人拎起了后颈,她刚想挣扎,耳边响起开门声,随即被粗暴地丢出了温暖的房间摔在了客厅的地毯上,她气鼓鼓地爬起来转过身,房间门却被啪地关上锁死了。

评论(1)

热度(35)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